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国际国内 > 营山文史别了,渌井寺!

别了,渌井寺!

  • 2020-08-03 08:56:04
  • 来源:任颖辉的文史档案
  • 编辑:营山第一网
  • 393
  • 0
  • 0

七月某天,一场酣畅淋漓的夏夜暴雨之后,渌井寺轰然倒塌。

那夜的风大雨大,这座坚强挺立了一千年,历经多次重修培补,已然残垣断壁、破败不堪的渌井寺正殿,终于支撑不住自身的寿延和重负,倾覆倒塌,彻底消失在渌井沟僻静的山隈里。粗大的梁柱和石柱础横七竖八地散落在略显空旷的寺庙地坪上,勾画在梁柱上的法轮、法器和八卦图案依然颜色鲜艳,一段横梁上仍可辨识“大清道光七年(重修)”,另一段横梁上记载着“顺庆府营山县儒学正(堂)”的片断文字,传递了渌井寺最近一次重修和管理的相关信息。眼前的破败荒凉,与记录在历史档案里的渌井寺的辉煌,以及历代文人墨客争相传诵吟咏的喧闹,都将随着一场摧枯拉朽的风雨而烟消云散。翌日,渌井雨过天晴风和日丽,渌井寺的那些历史经历和菲薄记忆,和我们就此作别。



渌井寺位于渌井镇渌井村4社渌井沟,据明正德《蓬州志》记载,“渌井寺,在县西南三十里,以渌井泉而名,宋乾道三年(1167年)建,毁于兵。”明万历《营山县志》记载:“渌井寺,在县西南三十里。宋乾德三年建,毁于兵。正统三年(1438年)僧继仙重建。”明代州志和县志清楚地载明了渌井寺的初建、重建时间和得名由来。清同治庚午(1870年)营山县志记载“渌井沟,治西,人字山之后,有大禅林。”渌井镇和渌井沟得名皆缘于渌井,渌读作lù,汉字基本字义是水清的意思。渌井的得名由来在当地有两解,一为渌井乡民口传,渌同“陆”,即数字“六”,因四川话“六”读作Lu,“渌井”则为沟内有六口水井之意。二为水清质优的泉水而称作渌井泉和渌井。明代县志已经指明寺以泉而名,清乾隆癸亥(1743年)县志更称“渌井,治西南三十里,水出山下,冬温夏凉。”历代题咏渌井的诗词中也写明渌井地有渌井泉,泉水被称为“龙涎”,水质“澄源清澈”。据清乾隆县志载“人字山治西二十里,脉分封窦,起跌绵长,中一山,高如人字,背渌井而向蓝溪。”本地老年村民亦证实,人字山马王寨、华光寨下有龙王水(一说龙泉水),水流成泉,下汇为井,井旁原立有碑,由于地质变迁和自然环境的破坏,如今泉已枯竭不见,石碑也散轶无存。


明正德9年(1514年),湖广武昌人严杰任营山县令,他题写了《春日郊行临渌井二绝》。其一为“因公出郭来山寺,酷爱僧家境界幽。无限春光随处乐,四围山色纵清游。”其二为“春郊三月经行处,麦穗青青雨后时。民因渐随天道转,公家赋税缓相宜。”严杰后又作《游渌井寺》一首:“雨后登临渌井隈,羊肠古路染莓苔。扶疏凤尾风中舞,滴沥龙涎石底来。衲子传香延野客,骚人得句放奇才。酒酣耳热归余晚,十里松阴踏月回。”县令严杰多次到渌井和渌井寺,借公务之机或闲暇之余散心赏景,对渌井寺的僧侣探访交流。严杰观景不忘庶民疾苦,心忧百姓青黄不接,考虑于春日暂缓征收赋税而与民休息。他在遍赏渌井美景后,与渌井寺的衲子(僧侣、出家人)愉快交谈,酒酣耳热之际,踏十里松荫戴月夜归,心情是何等舒畅。


明弘治中始任营山县儒学训导并于明正德4年(1509年)升任教谕的福建上阳人吕廷辉,写下《渌井泉》:“闲看勺水未盈科(水充满坑坎),天一(古人认为天一可生水)生来渐渐多。山下澄源清彻底,莫教流出到黄河。”他对渌井泉的清洌和美丽传说赞不绝口,甚至夸张到担心泉水会汇流到黄河而去。这位主管全县教育和僧道事务的教谕又题写《春日郊游渌井寺》:“渌井云林傍水偎,登临踏破半山苔。僧闻定入禅关静,月晓风清野鹤来。举酌饮余消逸兴,挥毫吟罢见诗才。虎溪一笑忘情后,袖拂东风跃马回。”博学多才的吕廷辉通过诗词给我们讲述了“虎溪三笑”的佛门传说和典故:虎溪在庐山东林寺前,相传晋僧慧远居东林寺时,送客不过溪。一日陶潜(陶渊明)、道士陆修静来访,与语甚契,相送时不觉过溪,虎辄号鸣,三人大笑而别。后人于此建三笑亭。清代文化名人唐英(1682-1756年)题庐山东林寺三笑亭联云“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吕廷辉在渌井寺与得道高僧纵情诗酒,灵魂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以后,一笑忘情,拂袖跃马,尽兴而归。

明弘治中继吕廷辉任营山儒学训导的江南南康人陆玺,也撰诗记录《游渌井寺》:“尘踪暂息化城隈,一径迢迢绣碧苔,旌旆忽过桑柏外,儿童惊报使君来。无边风月归迎趣,闻好笙歌助笔才。更喜山灵能荐爽,轻风相送日晡回。”陆玺在渌井寺中体味到山趣,与僧侣们鼓琴吹笙、舞文弄墨,趣迎无边风月,玩得很嗨,直到下午晡时才依依惜别。

从明代教谕吕廷辉、训导陆玺和稍晚的县令严杰皆多次探访渌井寺,与住持高僧谈理想、谈人生,然后把酒赋诗、飘然而归的相似经历可以看出:渌井的山美水清,渌井寺禅院巍峨,寺僧道行高深。也正是因为有了邑令官吏的垂青和眷顾,渌井寺在明代更加声名鹊起,跻身名刹古寺的行列,以后更得到众多善士信众的尊崇和捐助,历代多次重建、培修而延续至近世。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渌井寺,是在2019年的5月。夕阳正红,清风微熏,水波不兴,渌井寺在山荫之下形容枯槁,显得沉重而孤寂,就象一头年近迟暮、无力支撑笨重身躯而只能俯卧在地的老牛,默然地费力反刍。一条村道公路穿过它的身躯,使得原本具有三重大殿的寺院而今破败腐朽仅余正殿却缺少支撑而形只影单,部分屋顶檩椽断裂、瓦片掉落。略显局促的中庭杂草丛生,一堆由有心人士筹集用于维修的木材随意堆积在角落。偶尔的几声虫鸣打破了寺院的寂静,空气中弥漫着草叶的湿气和腐木的臭味,渌井寺和我们已经隔了何止一千年。


别了,渌井寺!无缘眼见渌井寺的往昔,无力挽持渌井寺的倒掉。别了,渌井寺!我们抠破旧书陈墨,搜寻它的历史痕迹,我们摊开笔记屏幕,留住它的印记轮廓,我们或以别样的方式再见。

上一篇:营山进士于德培、于式枚居住地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